刘凯志: 追忆恩师邵玉林

摘要: 作者 刘凯志作者简介:刘凯志,1969年1月入伍,1985年转业。曾任山东省成套设备局秘书科长、综合处

10-03 05:03 首页 雄师劲旅子弟兵

作者    刘凯志


作者简介刘凯志,1969年1月入伍,1985年转业。曾任山东省成套设备局秘书科长、综合处副处长、山东省甘霖实业公司经理等职,内部退休后一直从事乒乓球教练工作,曾为不同省、市专业乒乓球队培养、输送13名优秀运动员。自2012年起任美国新泽西州青少年乒乓球教练员。


追忆恩师邵玉林

        吉林市八一小学是第46军自办的寄宿制子弟学校。建校初期,学校并没有专职体育课教师。每逢体育课时,都是由各班级的文化课老师带着学生们做五花八门的课外活动:有踢球的有跳绳的有摔跤的甚至还有爬树掏鸟窝和长时间蹲厕所的。谁不盼望体育课呢?那个时间段就是顽童们嬉戏的天堂。然而好景不长,随着邵玉林老师的到来,这种放羊式的体育课被正式宣告终结,从此各年级的体育课程按教学大纲走上规范化的轨道。

        邵玉林原是体操运动员,退役后分配到我校任体育课老师。他给我的最初印象是标准的垂直倒立能够坚挺数分钟,起身时面不改色气不喘。他那“体育棒子”特有的骄健身躯和大臂、胸肌隆起的肌肉块常使我羡慕不已。他不善言谈,与人交流时总是报以微笑地简答。当我们在教室上课时,他常常推着装载白石灰的转轮在操场上划出一道道醒目的白线。“敏于事而讷于言”,以此概括他的性格特征是非常贴切的。他建立了学校的乒乓球队,常常利用午休和晚自习教球陪练。仅一年多,校队便在吉林市展露锋芒,曾战胜过全市小学生冠军队--船营区十七小,谢朝新、丁广合、袁志美等都是邵老师麾下的一线主力球员。

        那时我不会打球,自然也沒资格去校乒乓球室练球,只能在刚进教学楼门厅的一张供同学们课余打着玩的球台上打“接台”。一次课间,我与班里同学挥拍激战,邵老师正巧经过门厅,便站在球台旁微笑地观看着。上课铃响,我收拍欲往教室跑时,他又是微笑地对我说:“你身体的协调性不错,以后到球室练吧!”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竟让我兴奋地沒有睡着觉。也正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成就了我一生的乒乓情缘,书写了我的人生轨迹,把我推到今天与他相同的乒乓球教练的岗位上。

        在邵老师的调教下,我的球技突飞猛进,很快成为他手里的“王牌”。我多次参加区、市小学生比赛,胜率极高,曾在学校食堂打主场(区比赛)保持不败纪录。读四年级时的一天下午,他带我去市体校,指着我对教乒乓球的郁文魁教练说:“他就是我跟你说的刘凯志”。郁教练让我“先打打看”,我挥拍展示两面攻打法不到5分钟,郁教练便叫停让我明天报到。此后,我上午在校上课,下午拿着月票(2元钱1个月)在校门口乘从航校方向驶来的9路公交车到市妇产医院下车,然后步行到市体校练球。读五年级时的一天上午,邵老师通知我去市铁路文化宫与职工打比赛,那时正是东北天寒地冻的隆冬时节,他把我送上公交车自己却骑着自行车尾随。我心中不忍,一上车就直奔最后一排座连连呵出热气吹暖后车窗的霜冻,紧接着就用棉袄袖口拼命地擦着,只想透过车窗冰霜的缝隙看见老师。他骑在车上,头戴的黑皮帽与白口罩形成鲜明对比,看不见他的眼睛,因为眼睫毛已被雪霜染白了。每当公交车停靠一站,便看到邵老师骑车而至的身影,我会情不自禁地松一口气。可是公交车一起动,我又看不到他了,飘飘洒洒的雪花儿遮住了视线,不免又是一阵心焦……类似这样的场景,在那个冬天,在那个寒假,不知重复过多少次。

        1967年夏天,“文革”使体校停练。全市乒乓球高手几乎都跑到江南职工疗养院聚集交流。一天上午,邵老师骑着他那辆凤凰28脚闸自行车带着我经第七百贷商店过漫长的上坡道去那里打球。坡长路难行,他边费力地蹬车边大口地喘气,当时我坐在车后座上想,这世界上还有何人能够为了我的一场球而如此操心费力呢?比赛结束返校,己过食堂吃饭时间,他把我带到教学楼与食堂之间的教职工宿舍(一排平房)最东端他的家里。进门只见一个土灶台,沿墙钉着碗柜橱,除了放置的那辆自行车再无其它。推开右侧边门是一间住室,土炕占据屋子的三分之二空间。他的妻子也是我校职工,当时正抱着出生不久的孩子。她见我们进家,先把孩儿放在炕上,转身从灶间端上四个馒头、一碟咸菜和两碗菠菜汤。邵老师愉快地哼着“越是艰险越向前”的现代京剧唱腔,督促我“多吃点儿”。那时咱年幼无知,一口气埋头吃了3个馒头,这时才抬头看见邵老师不知何时吃起了黄黄的硬硬的窝窝头,他还是那样开心地与我聊着上午的比赛……我心头一热,再也忍不住了,大滴的泪珠直落到手中端着的汤碗里。

        我参军后,吉林市八一小学已经不存在了,有关邵老师的消息我再未听到。1996年冬,殷小强同学从吉林来济南,我拜托他回去后一定要想方设法查找到邵老师并将其联系电话告诉我。经小强多方努力,我终于拨通了邵老师家的电话,当我听到老师那久违的声音时,握着电话的手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心跳加速。他问我:“还打球吗?”我报告:“我像当年您教我一样在教球。”老师还是像过去那样欣慰地笑着说:“好,好,你能教好球”。

        从此每隔几天我们都会电话联系。我告诉邵老师过几天女儿去四川参加全国大赛后我将去吉林拜访他,但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邵老师异常坚决地不准我去,当时我不得其解。不久,我带女儿从四川比赛回家,照例拨打邵老师家电话,却再也无人接听了。原来,他早已重病在身,但是他从未对我说起过,更不允许我去吉林看望他,他是不忍心让我看到他身患重病的模样,直到他永远地离开……

        记得我在五年级时读过一篇课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饮水不忘掘井人,幸福不忘毛主席。”邵玉林老师是我人生的引路人,他的人品、球品和无私奉献的博大胸怀无时不刻地激励着我,让我当好勤劳的园丁,实现人生的美好价值。每当我站在球台前教学生练球的时候,仿佛看到邵老师还是那样慈爱地微笑地注视着我,注视着我教学的一举一动和一招一式。我培养女儿成为国家健将级乒乓球运动员,获得了七项国际公开赛冠军。我还培养出了3名国家一级和10名国家二级运动员;培养出了美国儿童单打冠军和青少年亚军、季军等多人。

        今天,我可以这样对恩师说:“您过去尽心地教我成长,您在我身上倾注的心血是我走向成功的力量源泉。”对恩师的怀念伴随着我度过了几十年,对恩师的怀念还将伴随着我直到永远。


                                         写于教师节

百度图片




首页 - 雄师劲旅子弟兵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