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老战士刘海波:《我的人生历程》(十五)

摘要: 刘海波 阿姨刘海波简介:刘海波曾用名张国维,原名岳瑞兰,1923年出生,唐山市人。1938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

10-04 01:18 首页 雄师劲旅子弟兵


刘海波 阿姨


刘海波简介:刘海波曾用名张国维,原名岳瑞兰,1923年出生,唐山市人。1938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学文化。1936年参加革命工作,历任村、区、县妇女主任,抗日“报国队”负责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六军留守处副处长,江苏省司法厅人事处副处长,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院长,沈阳市第一商业局副局长、局纪委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部情报研究所副所长、党委副书记。参加了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改革和支援抗美援朝前线的后勤保障工作,是冀东地区早期革命者之一。她的革命事迹和对敌斗争故事,多次被《中国老年报》、《辽宁老年报》、《晚晴报》、《下一代》报刊报道。《土八路吓跑日伪军》一文被编入《人生难忘一瞬间》大型书籍。还有多篇文章被编入《冀东烽火》一书。


(十五)

     敌后斗争  几经生死



        毛主席说:“兵民是胜利之本”。侵华日军为了镇压我抗日军民的反抗,切断老百姓与八路军的联系,在我冀东北部地区的敌占区,除实行保甲长制度、派遣驻在特务和实行惨无人道的 “三光” 政策外,还有其更加毒辣的手段,那就是实行 “集家并村、制造无人区”,他们将占领区域内村庄的老百姓统一集中管制,不得随意进出,就像德国法西斯统治犹太人搞的集中营一样,将村民集中在一起,男女分开居住,真是没有人性的白色恐怖到了极点。尤其是在长城北部地区,敌人利用这种集家并村、制造无人区、鱼肉百姓的手段,真是比法西斯还法西斯。

        然而,具有反抗精神、不畏强暴的冀东广大人民群众,并没有被敌人的嚣张气焰和残暴手段所吓倒,他们仍然设法与我地下党组织和抗日游击队联系,配合八路军作战。即使是普通平民百姓,也不甘心呆在 “集中营” 里受奴役,总是想尽办法往外逃。

        记得有一天,从口外(长城北边)来了一批逃难群众,也就是现在人说的 “难民”,他们利用夜暗作掩护,趁敌人看守松懈时,从 “集中营” 里逃了出来。其中,约有30多人逃到了我们夏庄子村。清晨,天刚蒙蒙亮时就有乡亲来报告,说来了一批难民,让我去看看咋办?我作为一名党的地下工作者,关心人民的疾苦是理所应当的。我想无论如何也要将这批难民安置好。我们这里是游击区,而口外是敌占区,游击区总要比敌占区好一些。尽管家乡人民生活比较困苦,一下子安排这么多人确实有实际困难,但也必须安排好。因为这些人是冒着生命危险,敢于从敌占区集中营逃出来的,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能再让他们遭罪受难了。

        于是,我立即赶到逃难群众所在地,可没有看到人。我赶忙问:“逃难的群众在哪儿?” 一位老乡告诉我:“靠墙根儿那一片不是吗?!” “哪儿有啊?那不是吴寿才家的一群绵羊吗?” 原来,这些逃难的群众是夜间跑出来的,途经不少丛林、荆棘、丘陵地带,他们身上的棉衣棉裤全都被树杈、枳树刺、石头划破了,白花花的棉花露在外面。因为天太冷,他们靠墙根蹲在一起,将头缩在棉衣里,如果不仔细看,真像一群绵羊似的。我大声说:“你们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这时,有几个人慢慢地抬起了头,我看了好一会才看清楚,真是逃难的群众!他们好可怜啊!不论是青年男女,还是中老年人,个个蓬头垢面,脸色灰暗,身上脏兮兮的,这就是敌占区的老百姓啊!

        为了妥善安置逃难的群众,我立即找来村干部开会研究,凡是有接收能力的住户,每户安置两至三名难民,先住下再说,吃的粮食由村公所(村委会)统一补助,待形势缓和后再逐步安排他们返回家乡。就这样,这批难民在我家乡住了好几个月,才陆续离开。这期间,家乡的乡亲们对待难民如同亲人一样,自己家中有什么好吃东西都舍得给他们吃,从不吝啬,而且没有一户有怨言。这就是我们冀东的老百姓!他们心地善良,乐意助人,实在令人感动和敬佩。


     路南地道  震慑敌人


        冀东抗战的特殊性,就在于它是在敌人长期统治的地方开展敌后斗争,没有前方后方,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开展活动,所以斗争也就更加残酷。

       1944年9月,青纱帐砍倒以后,日寇纠集了6万余兵力,对冀热边抗日根据地大举扫荡。到了冬季,日寇为巩固对华北的统治,又从东北抽调大批伪满洲军入关。至1945年1月,进入冀东的伪满洲军已达24个团,加上日寇及伪特种警备队共4万余人。对我冀东解放区,尤其是北宁路两侧连续扫荡清剿,推行集家并村,企图使冀东地区 “满洲化”。在路南平原,敌人以伪满军的 “黑旗军” “铁轮队” “机动营” 为主力,不断以 “拉大网” 的方式,进行奔袭合围,企图在短时间内消灭我八路军和地方武装。


        根据工作需要,上级党组织决定调我到唐山以南地区工作(俗称:铁道南;简称:路南。主要是指:昌黎、乐亭、滦南等县)。当时上级调我的用意有两点:一是我在铁道北工作时间较长,日伪军、特务、汉奸、狗腿子等多次抓捕都没抓到我,很是恼火,扬言非要把我抓住置于死地不可。上级党组织出于对我的安全考虑,才决定调动我的工作;二是铁道南地区的抗日局面还没完全打开,人们的抗日积极性还没有充分调动起来,我做抗日宣传工作多年,加之又是女党员干部,有一定的妇女工作经验,工作起来比较有利。因为当时的女党员干部较少,尽管铁道北的党组织不愿意让我走,但上级党组织从全局考虑出发,还是决定调动。

        调动后,我在铁道南党的第十三委办事处工作。主要是搞抗日宣传、发动群众、建立党组织、兼做妇女工作。

        正像当时的宣传口号所说 “今天打败希特勒,明天打败小日本,小日本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啦!” 但是,日寇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仍然在做垂死挣扎。因而,日伪军对我冀东抗日革命根据地的扫荡更加频繁,对我抗日军民的镇压更加凶残。为粉碎日伪军的进攻、蚕食和扫荡,我冀东广大抗日军民,创造了许多打击敌人的办法。其中,组织群众挖地道、开展地道战,就是打击敌人、保护自己的有效办法。无处不在的地道,让日伪军闻风丧胆,电影《地道战》的故事,就是冀中和冀东地区广大抗日军民同敌人作斗争的真实写照。

        当时,我作为一名共产党的年轻抗日女干部,虽然参加革命入党较早,又有多年的实际革命工作经验。但由于文化较低,也讲不出多少革命大道理,只知道中国人决不能当亡国奴,要消灭日本鬼子、推翻三座大山、解放全中国,让劳苦大众过上好日子。记得在冀东北部地区的古石城村,召开上千人的群众大会进行抗日宣传时,我还闹出了一次笑话。当时领导非让我宣讲《新民主主义论》,本来我在下面准备得还挺充分,之前试讲了几次还不错。可当我真的站在台上,看到台下群众一鼓掌,我就有点懵了。上千双眼睛盯着我一个人,加上台子搭得也不结实,我边讲腿边发颤,坐的椅子也不时地发出 “咯吱咯吱” 的响声,这让我更加紧张,脑子几乎一片空白。开头几句讲的还算可以 “我们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物产丰富,金银铜铁锡样样都有……” 下边就不知道说啥好了,嘴里叽里咕噜连续说了好几遍 “金银铜铁锡” 弄得台上领导跟着着急,自己也挺上火,尽管准备的有十分内容,可连三分也没讲出来。

        以后,我每次工作或路过古石城村时,有的乡亲们就来开玩笑说:“国维又给我们讲‘金银铜铁锡’来了?” 弄得我很是难为情。对广大群众来说,最实际、最有效的办法不是看你讲得如何,而是看你干的怎么样。换句话说,就是不怕掉脑袋,身先士卒,身体力行,说到做到,带领群众一起干。别看我是个女的,因为是穷人家出身,受奶奶和父母的影响较深,能吃苦耐劳,干活麻利,办事干脆,泼泼辣辣,一点儿也没比男人差。如挖地道、刨土、装筐、埋地雷、割电线、打伏击等,处处走在前面,事事起带头作用。都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看你这个年轻的共产党女干部,这么不要命的干,自然也就随着你一起干了,从而把广大群众积极性给带动起来了。(待续)



文字输入 王瑾



首页 - 雄师劲旅子弟兵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