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从舜:王少奇烈士(四)

摘要: 作者 王从舜 作者简介:王从舜同志,中共党员。1935年9月22日出生,系王少奇烈士独生子。王从舜同志自19

10-04 06:10 首页 雄师劲旅子弟兵

作者 王从舜 


作者简介王从舜同志,中共党员。1935年9月22日出生,系王少奇烈士独生子。王从舜同志自1955年至1995年,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曾经在北京军区石家庄七一学校、北京冶金部子弟小学工作过;1960至1963年,以中央工作团成员身份到贵州工作;1963至1995年,在香河县经委,香河一中工作。1995年9月退休。

        退休后,积极配合香河县关工委,指导各中小学校、单位进行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发挥余热。2014年4月5日病逝。

王少奇烈士

(四)

 王少奇烈士(1936年照)



        “三月三”本来是神话中王母娘娘的寿诞之日,相传由麻姑去绛珠河畔以灵芝酿酒为其祝寿,以后人们多以娘娘庙作为蟠桃宫举行庙会以表示祝寿。一九三八年四月三日,正是农历“三月三”盘山桃花会,这天,游山逛景的文人墨客、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从四面八方前来,穿行在美景如画的桃杏林中,络绎不绝。在峭壁如削的莲花峰下,青松掩映着红墙碧瓦的千像寺,地偏东山,游人显得比主峰云罩寺要稀少,寺中后大殿西配房中,人头攒动,挤得满满当当,他们有的是穿蓝布长衫,文质彬彬的中小学教师,有的是西装革履的洋药房医生,大家都挨肩并坐,每个人面部表情都非常严肃,流露出内心热烈的期望。

        “同志们,今天我们借盘山桃花会的日子来个英雄大聚会。“幽默而又铿锵有力的语音招得大家一阵低声欢笑,十几双眼睛不约而同地注视着里面炕上坐着的一位领导人,他接着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今天我们到会的十八位同志代表了全县三十八万人民,肩负着领导抗日救国的重任,这可非同小可呀!这次会议的主旨是: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动全民抗战,这是取得胜利的保证!”讲话的人就是中共蓟县县委的负责人李子光同志,接着他根据中共冀热边特委关于筹划抗日大暴动的指示作了布置,宣布了由河北省委决定的蓟县新县委名单,其次,选举蓟县抗日救国总会,主任卜荣久、组织部长王坤载、宣传部长王少奇、武装部长李子光、委员有王崇实、王建国、商香阁、冀扶朽、王辑。县委书记是王崇实。大家总结了前一段的工作,肯定了成绩、建立了蓟县救国总会,下设分会、支会和小组,强调进一步开展统一战线工作,放手发动群众,积极发展救国会员,争取民团武装和进步士绅,收缴枪支为大暴动做好充足准备。大家就统一战线工作展开了讨论,交流经验,与会人员个个信心十足、情绪饱满地结束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借游山逛景之名三三两两的下山,投入了火热的抗日斗争中。

        由于在“抗日战争初期党中央就已经开始注意冀东地区了”。(聂荣臻),一九三八年五月,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再一次提出,以雾灵山为中心的燕山山脉确定为全国广大山地抗日根据地之一,遵照中央和毛泽东多次电文指示以及洛川会议决定,一九三八年五月党中央组建了八路军第四纵队五千多人,由宋时轮任司令员,邓华任政治委员,人称“邓宋纵队”。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胡服(刘少奇)指示:“宋邓部队应先在蓟县、平谷、密云一带加紧工作,创立根据地”。七月五日,遵照冀热边特委指示,蓟县县委在盘山南麓塔院村北栗树沟召开紧急会议,李子光、王崇实、卜荣久、徐智圃、白砥中和爸爸等人参加会议,会上冀热边特委委员丁振军传达了特委在丰润县田家湾召开的军事会议精神,确定七月十六日全冀东统一举行暴动。蓟县暴动队伍为冀东抗日联军第五纵队,臂章上红下蓝,关防方形,会议决定:一,确定总队干部,商香阁任总队长,王崇实任政治部主任;二,由卜荣久、王少奇立即刻印制作关防印信、红蓝臂章、收枪收据、命令布告、标语传单、医疗药品等。七月七日和九日,李子光和爸爸等人又来到盘山西侧天成寺和板桥大同医院开会,继续研究暴动的诸多事宜,一致决定:时机已经成熟,准备暴动,并责成三区的苏甦和王建国领导武装起义,打好第一枪,当天晚上,李子光对苏甦和王建国说:“县委把第一枪的任务交给你们二位,这可非同寻常啊!我们要筹划周密,真要为西部地区大暴动带个好头,一定要打出雄姿来,打出水平来,打出声誉来!”最后决定先端掉邦均这个名声大的据点,因为:一,邦均是北平到蓟县的交通要道,战略地位重要;二是它周围牵动着二十多个村庄,影响面大;三是虽然驻扎着几百敌人,而且易守难攻,可镇子里街道的出入口多,便于进退。时间就定在十一日夜里。但由于气候原因天降大雨,时间往后推移。七月十四日晚八点,在盘山至邦均的公路上,行进着十五名勇士,领队的就是王建国,晚上九点多,热浪滚滚、暑气蒸腾,邦均第三警察分局东院的广场上,一些警察正坐在炕席上纳凉闲聊,救国会员们看得清清楚楚,会员们纷纷将手榴弹投掷过去,借爆炸之机,大家一拥而上,高喊“交枪不杀,共产党优待俘虏。”,闪电般的奇袭把敌人弄得晕头转向,为了活命,一个个急忙抱头鼠窜,警察分局对面驻扎的民团集训队见有情况纷纷胡乱开枪,此时,苏甦大声喊话说:“我们是八路军,专打日本鬼子,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不愿当亡国奴的赶快拿起枪来跟我们抗日去吧!”果然,民团集训队停止射击,放下了武器,三十分钟就结束了战斗。在返回途中还先后解决了大孙各庄戒毒所和钨钢矿里的敌住所。拂晓时光,十五名英雄扛着战利品凯旋而归,无一伤亡。爸爸和李子光、王坤载等人站在千像寺里的高台上,热烈地欢迎胜利归来的英雄们,李子光代表县委领导讲话:“同志们辛苦了,我首先代表县委,县救国总会,向你们这十五名初战告捷、大获全胜的盘山英雄表示亲切的慰问!正是你们这个敢死队仅仅使用四支大枪、两支手枪和十多枚手榴弹,就从敌人手中夺下四十一只大枪,万余发子弹,还有电话机等,我们无一伤亡,为此我再次向你们表示真挚的敬意!”爸爸随后接着补充道:“为了犒劳你们,特意杀了一头牛,希望你们饱餐一顿,明天再去把邦均警察分局的粮库打开,分给当地的贫苦老百姓。”从此,七月十四日不仅是打响第一枪的纪念日,也是盘山人民挣断封建枷锁,求得自由解放的日子,从此醒狮怒吼、雄鹰腾空,在盘山人民的心目中燃起了抗日烽火,成为盘山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继攻克邦均后,暴动队伍先后攻克上仓、尤古庄、别山等集镇,各地顽伪政权纷纷瓦解。七月二十八日,李子光到刚刚解放的平谷城里会见了四纵队宋时轮司令员,商议攻打蓟县城的事宜,决定由李子光迅速给四纵队提供蓟县城内敌人的布防、兵力、工事、火炮位置等;打县城时派五名熟悉地形的同志带路,打进城之后负责组织人员维持秩序,接收敌伪财产、抓特务,李子光怀着异常兴奋的心情回到蓟县后,立即在太平庄召开会议;决定李子光和王崇实分管参战部队和抓城里的伪特,王少奇和卜荣久分管宣传,打开城之后组织人力接收敌伪宣传工具,张贴标语、召开会议等等,七月三十一日黎明,四纵三十三大队和抗联队伍开进了蓟县城,当天,蓟县的革命政府正式成立,建立了冀东历史上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宣布取消一切苛捐杂税,没收汉奸特务的一切财产,商店照常营业,学生开学上课;这次冀东人民抗日武装大起义,发展迅速,如日中天;从七月中旬到九月中旬的两个月,北起长城外,南到渤海之滨,西起潮白河,东到山海关,整个冀东大地风起云涌,成了人民的天下,有三十多万人参加,这样大规模的起义,在抗日战争时期是唯一的一次,轰动了全国,他摧毁了敌人在冀东广大农村中所建立的汉奸统治,而代之以抗日的政权,它钳制了敌人大量的兵力,配合了整个华北以致全国的抗战,他提高了冀东广大人民对抗战胜利的信心,建立了八路军在冀东人民中崇高的威信,粉碎了敌人的一切武断宣传与欺骗,它的意义主要体现在,正当日军南逼武汉,西进黄河,妄图一举灭亡中国的时候;正当国民党和它的军队节节败退,失地千里,亡国论甚嚣尘上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和他的军队、地方党组织,在敌人深远后方,在连接东北与华北的咽喉地带,发动三十万人民群众燃起了抗日烈火,给日伪的殖民统治以沉重打击,在伪满洲国打开了一个缺口,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很大影响。是中共中央、毛泽东发动冀热边抗日游击战争战略决策的伟大胜利,是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伟大胜利。虽然由于主客观等方面的原因,没有尽可能的保持和发展这一胜利,但它的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待续)

王少奇(左)与卜荣久(右)合影



冀东军区卫生部门救治伤员



参议员名单


王少奇烈士遗物





首页 - 雄师劲旅子弟兵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