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红: 爱的力量——46军后代人助我勇斗病魔纪实

摘要: 我的童年是在第46军第136师驻敦化的3182部队营院里度过的,父亲张德厚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曾任营教导员。

10-04 14:54 首页 雄师劲旅子弟兵

作者 张志红

作者简介:张志红,46军136师后代。1982年参加工作,曾在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玻璃纤维厂、副食品加工厂、百货公司等单位工作,后从事小超市经营。

爱的力量

——46军后代人助我勇斗病魔纪实

         我的童年是在第46军第136师驻敦化的3182部队营院里度过的,父亲张德厚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曾任营教导员。1975年部队换防到山东临沂,那时我就10来岁,平日里跟着大哥哥大姐姐们开心地玩耍着,记得有谭小梅、谭延丽、小光、小蕊姐、马秋英、秋玲三姐,秀芳、秀丽、李艳琴姐等,还有李艳杰,艳萍、秀萍、小宝军弟弟等。我们一起荡秋千,跳绳,跳皮筋,藏猫猫,钻草垛,每天无忧无虑地开心快乐着。然而好景不长,父亲1976年第一批转业后不久,便于次年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了,年仅45岁。从此,母亲赵秀芹含辛茹苦地带着我们哥仨艰难地走在人生的道路上,老人家现已80岁了。


        我的性格活泼好动,喜欢旅游。去年10月,我骑着自行车长途跋涉到北戴河老虎石海滩等处周游,年底又去了香港旅游。虽然我的家境条件并不富裕,但我热爱生活,随着祖国的强盛,现在人们过的日子比我小时候可是好多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当我从香港返回不久,不幸的事情出现在我原本平静的生活中。今年1月16日,我在洗澡时发现肚子里有个硬疙瘩,万万没想到的是去医院检查的结果竟然被确诊为卵巢癌,并且已经处于晚期了!这个震惊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顿时把我打得晕头转向,只觉得这天像是一下子塌下来了,那种伤心、痛苦、绝望和害怕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当时唯一的办法是赶紧在秦皇岛人民医院准备手术,但是孩子不同意,主张去天津肿瘤医院复查。于是,我从2月3号正月初七开始走上了漫长的抗癌征程,当时我体内的癌症指标为7700多,已经到达了危险的极限。


        那时我刚进入46军后代群不久,在一次群里聊天时熟悉我的姐姐问到我身体情况,我便简单地提到了自己准备动手术的事。当时正值新春佳节期间,群内洋溢着浓浓的年味,大家互相恭祝新春佳节,喜庆的留言雪片般地覆盖了那次关于我的病情的话题。让我没想到的是,3月11日那天,刘凯志哥在群里再次主动询问我的病情和手术时间,并直接给我发了200元钱。他的这一举动,立即得到了兄弟姐妹们的热烈响应,大家纷纷捐款捐物,在群里迅速掀起了对我献爱心的活动。赵蔚中哥嫂,玄学范哥,肖南征姐,谭小梅姐,刘景辉?哥,黄士菊姐,黄丽君姐,皋岚湘姐,杨丽英姐,李新华姐,王庆哥,陈邵萍邵珍?妹,王存军哥,马淑萍姐,魏建业哥?,王淑霞姐, 燕世翠姐, 贾涛哥, 张卫清哥,谢小拓?(张凤英),程燕玲姐,王林生哥,熊东方哥,王林梅姐,李娜,黄长波哥,王瑾姐,郑新攀弟,谭延丽姐,钱莉民姐,周林燕姐,胡江梅姐,刘丽雅姐,刘凯玲姐,倪萌若姐,于艳华姐,宋颖红姐,李蒲香大姐,李艳杰,郑秀莲,贺东,李建国大哥,刘丽芬,丁亚芬、满艳秋姐,曾云霞姐、刘桦姐、刘京平姐、刘超英姐……短短两天时间,我收到群里兄弟姐妹们的资助达到了5015、08元。马秋玲(三姐)、陈春光(小光)姐和小蕊姐在我4月26号手术后特地赶来探望我,马秋玲姐为我资助1000元,小光和小蕊姐共为我资助1000元。谭小梅姐在第一时间就给我汇来1000元(后在3月11日大家给我发红包时又发了200元,还有她的朋友海花姐、娜姐也各自转账给我300元),前不久,付海蛟哥又给我转来了1000元。史秀萍前几天刚进军后代群马上给我转来了200元。


        王颖大哥为了让我更好地恢复身体,特地从徐州给我寄来了珍贵的羊肚菌;杨万永哥给我寄来了有抗癌功效的诺利果;秋玲三姐又给我送来好多深海鱼让我补养身体……兄弟姐妹们那些对我充满关爱的留言使我倍受感动。在此之前,为准备手术我先后接受了三次化疗,化疗后的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那是无法控制的搅心般地难受和痛苦,恶心呕吐,吃不下饭,全身无力,上楼梯要爬着才能上去。最要命的是开始大量脱发,好好的一头黑发转眼间就不存在了,我当时是一个劲地哭,甚至想到离开人世……在那些令我深陷绝望的日子里,是46军后代群的兄弟姐妹们给予我战胜病魔的勇气和力量,我只要一点开微信--46军后代群,就仿佛推开窗户一样心里敞亮许多,心情也会马上好起来。兄弟姐妹们那一句句鼓励我的关爱话语,如同春风化雨般融化了我那已是冰冷和麻木的心田,经过多次与亲人们的真诚交流,我心灵的创伤竟然奇迹般地渐渐消失了。祝选大哥对我说:“?你头发没了,精神有了;瘤子没了,健康来了。谁说头发是女人的脸,看咱们的冬梅秃发也比汉子美。这照片拍得那叫一个好呀!唐僧很生气,智深很着急。冬梅好样的。活就活出个精气神,这就是从心底里透射出的真善美!”陈艳菊姐鼓励我说:“癌症不可怕,心态很重要,我姐夫2002年得了肺癌,治疗及时恢复很好,心态加药物一定能成功,冬梅加油!”蔚中大哥和大嫂对我的鼓励让我永远难忘;南征姐自从得知我患癌做手术直到现在,几乎每天给我留言,并且给我寄来了漂亮的丝巾。大姐在抗癌路上走过了20多年,她用自己的现身说法激励我,“好妹儿,咱46又多一个抗癌斗士!好样的,勇敢地去争取最后的胜利,兄弟姐妹们陪你一路同行!”姐还鼓励我:“再坚持一下就走出雪山草地了,就要到延安了!”我们同是患癌人,但她的乐观开朗的情怀深深地打动了我。大姐每天出门前都会照着镜子,让自己利利索索地走出门去,她经常把自拍发给我,告诉我活出个样来给自己看。特别是王林梅姐对我的鼓励让我勇气倍增,她比我更为不幸。40多年来,高位截瘫寸步难行,但姐浑身散发着正能量的光芒,她勇斗病魔、热爱生活、出书言志,鼓励他人……这种高尚的品德和情操为我树立了人生的好榜样。凯志哥说:“冬梅学习林梅,意志坚无不催。”还有刘景辉哥、玄学范哥、付海蛟哥和陈敏(原陈建设)哥经常与我谈化疗后期的注意事项,吴燕姝,吴燕兵姐弟也经常帮助我,尤其使我感动的是刘凯志大哥,虽远在异国他乡却经常问候我的近况,安慰和鼓励我,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和勇气。他们从生活中的小细节入手,提示我应该如何保重身体,尽快康复。


        当我左邻右舍的人们知道了咱群为我捐款的事,他们都震惊了,纷纷问我:“现在的社会里还有这样的微信群?”我妈妈更是感动,她让我治好病以后一定要去报答大家……


        如今,我经过手术和手术前后的八次化疗,于8月25日完成了治疗。已经成功地度过了生命的危险期,虽然痛苦仍在,但毕竟走上了康复的坦途。我常想,一个小小的我,能够得到大家庭的如此关爱,这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46军后代们待我如同家人,也许因为我爸爸光荣地成为了46军战斗集体的一员,也许因为这支英雄部队的儿女们心地善良把父辈情谊看得高于日月,我为有这些义薄云天的兄弟姐妹们倍感自豪!我能在群里与兄弟姐妹们朝夕相处,真是意义非凡、三生有幸啊!我在群里曾经发自内心地呼唤,“46军后代群万岁!”今天我仍然把这个口号喊在心里。


        回顾半年多来的抗癌经历,正是46军后代群的兄弟姐妹们对我的资助、安慰和鼓励使我更加感到了生活的美好和人世间的温暖。在大家的真诚关爱面前,我常常会反思自己过去存在的急躁脾气。我想,要对得起大家庭的温暖,就必须改掉自己遇事易急的毛病,不能再让亲人和朋友们为我操心了。现在,我只想对46军后代群的兄弟姐妹们说,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殷切期望,一定要积极配合治疗,在抗癌路上像王林梅姐和肖南征姐学习,以坚强的意志和乐观的心态勇斗病魔,争取早日康复。


        我衷心感谢46军后代群,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兄弟姐妹们对我的恩德!


        46军后代群万岁!

儿时与小光、小蕊姐,左一是我。


小梅姐、于雷哥等一行在秦皇岛合影留念

 

 2016年10月骑自行车去北戴河

 

手术前化疗

 

化疗期间与妈妈合影


南征姐给我发的自拍照

 

在医院的病房里

 




首页 - 雄师劲旅子弟兵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