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从舜:王少奇烈士(六)

摘要: 作者 王从舜 作者简介:王从舜同志,中共党员。1935年9月22日出生,系王少奇烈士独生子。王从舜同志自19

10-11 02:54 首页 雄师劲旅子弟兵

作者 王从舜 


作者简介王从舜同志,中共党员。1935年9月22日出生,系王少奇烈士独生子。王从舜同志自1955年至1995年,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曾经在北京军区石家庄七一学校、北京冶金部子弟小学工作过;1960至1963年,以中央工作团成员身份到贵州工作;1963至1995年,在香河县经委,香河一中工作。1995年9月退休。

        退休后,积极配合香河县关工委,指导各中小学校、单位进行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发挥余热。2014年4月5日病逝。

王少奇烈士

(六)

 王少奇烈士(1936年照)


        一九三九年春,从北平来了两个外国人到根据地访问,当时司令部驻在石娥、峣峪一带,奉肖克司令员命令,爸爸急匆匆赶到司令部作翻译工作,他换上一身新赶制出来的军装,清秀白皙的面庞,尖下颌,佩戴着白色近视眼镜,显得十分威武英俊、文雅大方,当他用流利的英语和对方会话时,使得对方佩服得连连点头,伸着大拇指赞叹说:“有这样的人才,又有这样好的军队,共产党八路军一定能胜利!”

        一九四零年二月二十二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之夜,风清月明,虽然是传统节日,但是战争年代却大不如昔,灯光稀疏,门庭冷落,阵阵寒风显得格外冷清。在二月二十四日(农历正月十七日)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一支二百多人的队伍簇拥着一位三十多岁的战将,巧妙地甩开敌人的围堵,奔向西方的盘山。经过两天的夜行军,顺利的到达盘山脚下的骆驼鞍村时,前哨飞跑过来报告说,有一股队伍过来了,包森立即命令部队分散展开抢占有利地形;忽听不远处下面喊:“我们是盘山游击队,来的可是包森司令员?”包森用望远镜向山下望去,只见迎上来的队伍虽然都穿着便衣,但行进序列不散漫,知道是自己人,就迎上前去,只见带队的人白净俊雅,透着书卷气的是王少奇,这在阁老湾开会时见过,经爸爸介绍,另一位是队长刘向道;原来,两个人在这一带已经接应好几天了,两股兵合在一起,在回盘山前塔院驻地的路上,包森了解到,爸爸比他小一岁,毕业于北平医科大学,参加过“一二.九”学生运动,算是真正的革命的知识分子,不由得增了几分敬重,未免有些英雄相惜,两个人志同道合,思维方式接近,有共同语言,又彼此相慕,所以,在以后盘山的战斗生涯中,两人一直配合默契,关系也比别人更进一层。从骆驼鞍到盘山塔院的路上,爸爸把盘山和鱼子山的社会情况和三支队的现状,尽可能全面、详细的向包森作了介绍;队伍都安顿好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晚上,俩人躺在指挥部的热炕头上还交谈个没完,直到后半夜,才睡了一个小觉。第三天,晋察冀区党委冀东分委委员兼区工委书记李子光和八路军第三支队长单德贵分头召集冀东西部的党政军领导夏德元、王建国、王文等到盘山的塔院开会,包森与到会的同志们一一握手认识后,向与会的同志作了简单明了的形势分析,认为眼下的工作是:一要广泛的发展党的组织;二是更充分的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民主政权;三是通过减租减息工作,结合抗日宣传尽快打开盘山周围各县的抗日局面;四是进一步开展好抗日民主统一战线工作,坚持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有抗日倾向,就是我们要争取的对象,对汉奸分子决不留情,坚决镇压的做法,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再就是整顿部队纪律,肃清不抗日或坚持反动立场的武装力量。李子光做了补充后,包森提议召开一次“抗日大会”,李子光欣然同意,说:“敌人已经知道我们要建立盘山根据地,我们就索性召集各界人士参加的抗日大会,不管是什么党什么派,只要不是敌视抗日的都让他们来,我们就把建立盘山抗日根据地这件事公开了,号召大家一起行动起来!”爸爸也赞同地说:“这样挺好,即宣传了群众,又可以震慑汉奸,更重要的是先打出八路军的招牌,让人们知道,八路军不是土匪,更不是便衣队,我们是一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的军队。”随后又研究大会的安全保卫事宜。各界抗日大会如期在盘山千像寺召开。会后在八路军司令部驻地梁庄子,包森、李子光和爸爸三个人研究认为,要建立盘山根据地就要先肃清土匪恶霸,爸爸介绍说:“这里边对抗日危害最大的就是盘山西部蒋福山的蒋德萃,小王庄的恶霸田秀,马伸桥的伪警备队队长汉奸李午阶,还有白老八等。”包森和李子光都点头表示赞同,决定先把他们除掉。这时通讯员来报告说:“二总队要进盘山,西部蒋福山的蒋德萃带着一百多人在白塔那儿堵着不让过去,还和二总队交了火,公开进行军事对抗。”包森没等听完报告,就气得站起来说:“蒋德萃这个土匪胆子真不小,敌我不分,竟敢跟八路军交火!”李子光接着说:“蒋德萃曾当过布商,冀东大暴动时,他以抗日的名义撺掇有枪的农民拉起了一股武装,自称司令,他驻在新集一带的时候,也曾与伪自治政府的民团交过火,之后带着五百多人的队伍投靠了国民党的九路军,不久日军来了,九路军散了,他也逃脱了日军的围剿而保存了一部分武装。八路军四纵队过来之后为了争取抗日力量,四纵派了四名政工干部到了他的部队,想把这支队伍改造过来,他嫌八路军政工干部碍他手脚,又把他们都挤兑走了。”“第二年,青纱帐又起来了,蒋德萃带着他的队伍住进了既偏僻又富庶的桑梓、马坊一带,各村的上层人物想方设法从老百姓那儿摊粮派款给他送去讨好他,三天一捐,五天一税,给他买大烟、买白面,马坊的侯三还把他的堂妹献给他做压寨夫人,蒋德萃也抖起了威风,每逢出动都叫压寨夫人骑着白马,披着红色大氅,跟在他身后。冬天来了,他怕目标太大,就把队伍拉到盘山西部蒋福山一带,蒋德萃在那里吃喝玩乐抽大烟,一有风吹草动就往山里钻,又奸又滑。按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他却在家门口打家劫舍,抢夺钱财,霸占妇女。不久前,蒋德萃接受三支队改编,被编为三支队第五大队,在蒋福山一带进行抗日游击活动;后来三支队调他们随三支队去平西整训,他找借口拒不服从命令,不离开蒋福山,秋后粮食入囤了,他又明火执仗打劫了唐坨庄、小剪刀营等几个村,杀人放火,害得盘山附近的老百姓扶老携幼纷纷逃往外地,有的甚至逃往敌伪占据的县城,闹得根据地和游击区的老百姓人心惶惶。”包森说:“既然八路军要在盘山建立根据地,那就不管他是什么武装,就都得归八路军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即使是军需也得统一筹集,不能各行其事,我们应该发一个告示,让他们限期到八路军办事处登记报到,接受改编。”但是,布告发布后,八路军一连几天改编了二十多股武装,只有蒋德萃拒不执行,包森几次派人去通知传达接受政训的命令,却遭到拒绝,他还口出狂言:“他老包算啥?他李子光、王少奇算啥?爷爷我是盘山王,不管八路军和日本人,老子我都不听你们的!”包森气得下令让杨作霖队长在三日内消灭这股土匪,把蒋德萃捉拿归案。这天包森、李子光和爸爸在梁庄子的盘山八路军司令部,等来了各部队的胜利消息:二总队的战士押着蒋德萃来了,蓟平三支队的战士押着地痞恶霸田秀来了,后面还有好几个蓟县、三河、玉田一带的土匪、汉奸,只有马伸桥的伪警备队长汉奸李午阶跑了。包森下令:“都弄到西山去砍了!”这一阵战果不小,包森高兴的说:“这回盘山总算是安定了,我们也该安下心来考虑考虑如何建设根据地了。”爸爸接过来说:“我们除掉了蒋德萃,收编了二十多支游击队。盘山西部活动的张克增队、胡永安队,盘山北部活动的杨贵队,盘山前面的白家队都编进了咱们八路军,小股土匪队伍都自动解散了,这回盘山算是安定了,咱们该考虑部队统一编制了!”李子光也跟着说:“老包,咱们的部队该改编了,先让王少奇介绍介绍盘山蓟遵兴支队和蓟平三支队的情况吧!”于是爸爸就将两个支队的情况和干部一一作了介绍,包森听完了说:“咱们冀东军分区共有九个总队,其中六总队几乎散了,我看咱们跟李运昌司令员沟通一下,就把蓟平三和蓟遵兴两个支队合并为六总队吧!再成立个特务大队负责咱们盘山驻地的安全保卫。二位看怎么样?”李子光说:“好,老包,我看咱们盘山八路军就叫包森支队吧!”就这样,盘山八路军又新建立了六总队,盘山八路军统称为包森支队,下辖一总队、二总队、六总队;建立了盘山地区八路军政治处,爸爸担任政治处主任,娄平任总支书记。这次会议是在一九四零年四月十五日在盘山梁庄子西沟军政干部会议上决定的。同日,冀东西部根据地的第一个抗日民主政权——蓟(县)平(谷)密(云)联合县诞生,李子光任县委书记,民主人士张耀东任县长;自此,根据地党政军三位一体,在冀东西部形成以包森、李子光、王少奇为主要负责人的党的统一领导核心,开始了有计划地巩固老区、开辟新区的斗争。

        伪警防队第四区队是一九三九年调到冀东的,其中区队部和一、三大队共千余人布防在蓟县、二大队五百人驻扎在平谷,敌军的驻防对冀东地区的抗日斗争很不利。在阳春三月好风光的盘山盘古寺里,几位领导围坐在秋月堂内研究着对付警防队的计策。“依我说咱们还是运用《孙子兵法》里《谋攻篇》中‘屈人之兵而非战也’的战法为好,就是不用交战而使敌人屈服于我们。”李子光开头炮说。“子光同志和我想到一块去了,硬拼,我们兵力不足,武器装备也简陋,就是得用人谋攻。我看还是用孙老夫子的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先摸清这个部队的构成,然后见缝插针,打入敌人内部去瓦解敌人!”包森兴奋的说。

        “本来,敌群里就已经插进了尖刀,区队里的参谋王鹤翔就是其中之一嘛!……”爸爸还没说完,李子光就接着说:“老包同志没来之前,少奇同志就同我讲过,已经派王鹤翔王石匠打入敌人内部去了,我看就由王少奇和你牵头摸清敌况,然后再来攻关。我们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一天午后,王鹤翔来到砖瓦窑村向包森、李子光和爸爸做了汇报:“这个区队的老底子是三年前在通州起义的冀东保安队,区队长董雄飞是遵化县人,原是张学良的部下,一直对侵华日寇不满,他只是在其位而混其政而矣,前段时间的出动扫荡都是出于无奈。”“那好啊,咱们就直接进攻董雄飞,这也叫擒贼先擒王啊!”包森听后高兴地说:“这是上策,我想由鹤翔你出面与董交涉,能否近日内同老包、少奇他们见上一面。如果他同意事情就有八九成了,下一步自然而然的就好办了!”李子光当即做好了部署;随后大家又分析了可能出现的新情况和接头地址等问题。(待续)

王少奇烈士写给战友的书信


王少奇烈士部分书信




首页 - 雄师劲旅子弟兵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