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意。

摘要: 中国禅文艺第一微刊

09-01 21:37 首页 极简主义的禅

点击标题下方极简主义的禅  关注中国禅文艺第一微刊




禅,禅入,禅意是文字般若。 

其实,这对于一个诗人而言,是一件事情的不同阶段而已。是一个开始后抵达的过程。

  

禅本身是一种存在。但这种存在又是那么的独特,像空气,像风,还像水。

  

它们是一种自然的存在,是自然的一部分。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被发现,有没有被认识。 

空气无处不在,你呼吸,你触摸。但你身在其中,被包含,却又对它几乎忘记。

 


风是空气的一种运动形式。只有这时,人才能看到它的面目和形体,但它依然“托物言形”,你看到树木摇曳,尘土飞扬;看到大浪汹涌,乌云翻滚。于是你说,看,那是风,是风在动。它无形,却又有形。有形,却又无形。它不能树立一个永久的标本给你触摸和收藏,所谓“雁穿寒潭,雁过而潭不留影。风过竹林,风过而竹不留声”。它只是在有无之间,给出你一个巨大的想像和意识空间。

  

水不是空气,但和空气相关,有异处也有共性。水的最大特点是“因物赋形”。它本身从不固执于一种形貌。入于沟渠,便成江河。聚于凹处,便成湖海。遇热升空为雨雾,逢冷落地成冰雪。我想到老子的“上善若水”,以为善应该像水那样,形变而质不变。禅也像水一样,是因机化导的,为召唤迷路者而不惜广开方便之门。

  

如此,禅便成为一种既可辨又难辨,既能言又无言的存在。

  

于是,将禅引入文字,犹如引风入林,引水入渠。在正常情景下,树林和沟渠,并不因此被改变,但又真切的于原来不同。它们开始生动,开始有了生命的律动和言说。



禅于诗歌,于写作,我想也是如此。一首诗,一篇散文,引入了禅,于是便改变了内部的结构和气质,有了一种特别的意象和境界,有了一种神秘的生动和空灵。

  

禅意当然不是禅,而是嫁接引入后的花朵和果实,但禅意是因禅而生的,这点毫无疑问。弹不在写作者的笔头,只在心中。禅通过写作者的手,渐渐和血液一起注入文字,呈现在文字之内和之外。

  

佛学中有“文字般若”的说法,一般是指那些翻译优美,深具文学性的佛经典籍,如《金刚经》、《维摩经》等。后来也指那些深含禅意佛理的诗偈文章。般若,智慧也,是对人生对真理拥有的深刻认识和体悟。

  

但是,这里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写出有禅意的诗歌文章,是否就必须去研读佛教经论或禅语公案?我看未必。既然禅是真理,是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的自然事物,就说明它本就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生活里。也就是说,人是天生就具有了佛性的,这也是《金刚经》和《六祖坛经》等禅学著作在反复、不厌其烦向世人开示的道理。关键是你要想发现和认识这真理,就得去除遮蔽。

 


 

真理不可能被创造,而只能被发现。经论典籍,就是你用于发现的镢头和灯盏,是过河的船筏。它们全是工具,是用于去除遮蔽和黑暗的。我想,一个诗人,一个写作者,若是你自性本明,不被遮蔽,没有迷惑,是用不着这些工具的。只有走在黑夜里的人才需要灯,只有要渡河的人才需要船。

  

我知道我需要这些工具,因为我有许多迷惑,我还常常处在真理的光明之外。但你也许不需要,你心中自性的灯是亮的,你只要认真体味了人生,体味了自然,禅就有了,禅意也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于你的诗句文章中。


※ 下拉屏幕参与文章评论

编辑:极简主义的禅 ID:chan99mini

转载须注明出处

?

养老杂志

ID:shoutiao99

中国养老第一微刊

投稿、合作请加小编微信号:mini99chan

▼点“阅读原文”看往期内容


首页 - 极简主义的禅 的更多文章: